水皮:2019年剩者为王,科创板推出会带来新的机会

  水皮杂谈 一家之言 兼听则明 偏听则暗   12月21日,以“金融业2019年:突破与回归”为主题的“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暨第十二届金蝉奖颁奖盛典”在北京举办,本次年会由华夏时报,水皮杂谈,新浪财经大V频道、投教中国共同主办,著名财经评论家、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发表致辞演讲时表示,就市场论市场是没有出路的,而且会触及很多人的利益,所以存量改革没有戏。我们推出科创板,是给中国资本市场注入新鲜的力量,一方面代表了产业升级的方面,另一方面也给A股的市场交易了新的机会。”2019年是剩者为王,因为只有你生存下来的时候,机会来临的时候你才有可能把握。“   存量改革没有戏   “一个好消息是2018年总算过去了,坏消息是2019年不见得比2018年好过,是一个比较实事求是的判断。”水皮开场致辞时说,2018年最大的意外可能是中美贸易战导致我们忙了近一年,说是意外也在情理之中。   特朗普是个什么人?特朗普就是一个碰瓷的老头儿,他在这个路口碰了一回,你给了他钱,他又跑到下一个路口又躺在地上。“问题来了,你走还是不走?你要不要解决这个问题,你不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路口过不去,你解决了这个问题下一个路口还有问题,我想这可能就是中美贸易战的前景,就是你不断地解决问题,然后又不断地碰到问题。”水皮说。   在水皮看来,这种碰瓷放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段来看未必完全是坏事,正因为中兴事件让我们全民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意识到我们的硬实力究竟怎么样,总算把我们从厉害了我的国,那个路径中间一盆冷水给浇清醒了,认识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是发达国家,即便经济体量排到了全球第二,但是人均下来也是远远排在后面你依然是发展中国家。   “ 中国经济碰到的问题实际上主要的问题还在于里,中美贸易战无非是一个催化剂,短期对2018年中国的经济GDP是没有影响的,但现在显现出来,11月出口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只有预期的一半,12月估计反映会更大一点,但是对本年度的GDP影响应该不是特别大。”   水皮认为,现在整个社会的问题还是中国经济过去40年积累下来的一个大的问题,从经济的高度来说还是一个产业升级的问题,也是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真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能起作用一定是催生新的能够带来整个社会变革的科技产业。”   对于股市而言意味着什么?“A股这个市场基本无解,这是经济基本面的反映,如果我们完不成这个产业升级,在未来一段时间A股这个市场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就跟一个赌场一样进来筹码越玩越少最后满盘皆输,只有可以给大家带来阶段性的产业,能让人发疯的产业市场才会走的持久。”水皮说。   他举了美国纳斯达克的例子,真正的传统行业并没有获得纳斯达克同步比例的上涨,市场一定是这么一个过程,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中国的市场不管是股市也好还是经济也好要走出低迷,我们的确要等待企业升级,这个升级肯定来自于创新。   ”明年我们将正式推出科创板,一定要给中国资本市场注入新鲜的力量,原来想推独角兽后来市场反映太弱,因为独角兽做的是存量,所有的改革回到存量就要没有出路,因为存量是触动在座各位的利益谁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成就别人的辉煌,所以存量改革没有戏。“   水皮说,美国股市从1980年到现在,退市的企业多达70%,我们才1%多,大概61家左右退市,所以这个市场法承受其重,就是体积越来越大,但是流入的资金是有限的。”就市场论市场是没有出路的,而且会触及很多人的利益。所以科创板一方面代表了产业升级的方面,另一方面也给A股的市场交易了新的机会,包括制度性的改革。“   水皮认为,如果说未来A股有行情有市场的话是在科创板上,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至于科创板的行情会不会复制创业板过去走势大家可以借鉴创业板,”如果有幸你们成为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那肯定是个非常幸运的事情,如果不是你可能要小心谨慎,搞不好你会套在相对高点,后面一定会有调整,调整完之后它的上涨力度我相信前面有创业板做对比,力度即便没有那么大,也会接近曾经创业板有过的力度,这是我们对明年市场的一点点体会。“   2019年剩者为王   去年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上,水皮说了今年的市场是“现金为王”,今年谁有钱谁是大王,股票不做不算错,别折腾一年回过头来好不容易没赔钱兴高采烈没必要。”今年我们做个判断,我觉得2019年剩者为王,2019年看你能不能管住自己,耐住性子,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来。因为只有你生存下来的时候,机会来临的时候你才有可能把握,否认机会来了出现了创业板586点这样的机会你没有钱那就跟你没有关系。我觉得2019年是一个剩者为王的年份。”   水皮说:因为剩者为王是分两段,前面是个剩,剩下来的剩,2019年主要是你能够剩下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立要用三年时间打赢了第一大战役,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换言之这个过程一定是做减法的,这个减法做的很艰难,今年反映最大的就是资管新规,因为都是金融寡头力量是巨大的,反抗的反抗的力量也是巨大的。我们现在看到清理整顿,但是加了个紧箍咒要董事长签名画押,把整改的时间充放给各大金融机构,这是一个博弈的结论,但是我想方向不会变,如果方向变了前功尽弃。”   为什么这多年产业机构的调整一直进行不下去?在水皮看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货币失控,流动性过剩,好日子过习惯了谁也不愿意过艰苦的日子,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谁都不愿意。   “像资产荒,拿着钱找不到好项目,为什么?钱太多了,这就是膨胀的结果,上上下下都是如此,上到厉害了我的国,下到中国大妈,中间就是我们的跨国公司,全球买买买,地球上还有什么我们买不了的东西?这就是膨胀。中国现在也一样,房地产450万亿可以买下整个美国加欧洲加日本,这都是膨胀。原来我们差一点就上月球了,现在在回落地面的过程,不管怎么样你都能回来,这是我们对市场的一个基本判断。“   水皮表示,总体来讲,我们要对中国充满信心,充满希望,现在很多问题恰恰是我们未来释放力量的源泉。比如说政治体制改革空间巨大,简政放权等,财政税收压力会减轻,企业税负会降下来。”如果政府体制不改革减税就是做梦,现在一共14万亿财政收入税收14万亿,非税4万亿,加起来18万亿,美国政府可以关门中国政府不可以,所以你要企业大规模减税首先是要把财政负担的公务员人数、官员队伍做大规模的压缩,减轻社会治理的成本和负担,我觉得空间巨大。“   水皮说,如果企业大规模减税就可以做到,企业的业绩会大幅度上升。现在我们明确了民营经济,民营企业也是我国的执政基础可以一视同仁,那么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这个概念就要重新认识,现在国资委的定位由管资产变成了管资本,接下来就为混改调整方向提供了可能,完全可以用国有资产作为资本投入到民营企业中去。   ”混改看你往哪个方向改,一个是把国有控股的资本越混越大,混社会资本进来,还有把国有企业混到更有活力,更庞大的社会资本里面去,大股东、小股东我们都知道,大股东会轻看小股东,但如果小股东代表国家政权、国家资本,回过头来国有股的小股东是完全可以对民营企业的大股东构成权利制衡,这样的话现代企业治理结构才有真正可以推翻。“   水皮最后说,我觉得大家没有必要垂头丧气,或者迷茫,困扰,中国市场空间大得很,改革开放空间大得很,只要往前走是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困难,也不会落到所谓中等发达国家的陷阱里面去。”社会发展的过程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对长期的国家的发展,包括我们这个市场,我们是充分信心,在这一轮经济结构的调整中间,在市场调整过程中间我们要做的就是什么?首先是剩下来,剩者为王。“   ▼   关注   我们   扫   1
赞 () 评论